陳Sir揚言(第12建築設計90期)
  困擾人們多年的中山四路騎樓,終於有了一個永久的面目!同城媒體報道,改造完後,騎樓首層大部分將打通成開敞空間,避免遮擋住身後的南越王宮博物館,剩餘部分會作為南越王宮博物館的展示櫥窗,而騎樓的二層和三層將完全空置不作任何用途,相當於整個騎樓變成一座大牌坊。在寸土尺金的老城區中心,“開敞空間”、“完全空置不用新成屋”之類的構想,讓人吃驚得精神恍惚,好像去外星世界走了一趟。哈哈。
  其實這段騎樓街本來正常得很,一直都在使用,我從小到大經常在那裡走過,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家牙醫診所。那後來為什麼不正常了呢?因為有了南越王墓的發掘。中山四路的這一段由騎樓連接起來的建築物就變成只有半邊樓了———臨街的一邊樣子還在,後面的半截卻給裁掉了。幸好廣州是一個文化保育觀念極強的城市,如果不是這些年的風風雨雨讓人們知曉了騎樓的寶貴,這段老城之中的短短的扁扁的騎樓街早就葬身鉤機了。但是保留下來的半截騎樓好窄,無論住人還是做店鋪都完全無法使用,更加不用說年久失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於是這座僅有裝飾功能的半截騎樓街就成帛琉了廣州老城區的一道風景———有的窗戶甚至是畫出來的。換言之,現在改造方案中的什麼“開敞空間”、“完全空置不用”之類的構想並非留空老城區寶貴空間的奢侈,而僅僅是因為空間狹窄無法使用。哦哦,原來如此。
  現代城市的空間寶貴,建築物可以說是見縫插針,恨不得把整個城市的地面都鋪滿樓房。所以無論哪個大城市人們都概ARMANI無例外地稱之為石屎森林———鋼筋混凝土森林。也正因為如此,城市空間的留空才顯得格外珍貴。很多年前有人批評廣州珠江兩岸的樓太高了太密了,到處都是一線江景樓盤,沿江形成了一道道高層建築組成的屏風,無論對於廣州城裡空氣的流動和城市景觀都是極大的損害,也有有關部門挺身而出反駁說,根本沒有這道屏風,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其實珠江兩岸有沒有這道屏風,廣州人都知道。
  無獨有偶,日前在廣州舉行的中法理想城市論壇上,建築設計師和城市規劃專家陳萬里指出了珠江新城不為人知的問題:邊界太模糊了。按照我的理解,所謂邊界模糊就是珠江新城周圍的高樓大廈見縫插針無限洗碗機延伸,陳萬里先生強調的是,珠江新城的邊界不能建高樓,比如臨江大道邊界綠化帶,可以有房子,如花店、精品店、咖啡屋等,用於市民的休閑服務。越靠近江邊的植被應越低矮,逐次過渡,但不能太高,擋住對面樓盤觀看江景的視線。
  陳先生在幫廣州人做廣州夢。廣州人的新夢想,可以不是廣州有多少高樓大廈而是有多少城市空間的留白嗎?心中只有金錢和G D P的人沒有夢想,只有欲望。因此難免夢總是停留在開始的地方。
  □陳揚  (原標題:新廣州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b40lbjohb 的頭像
lb40lbjohb

徐子珊

lb40lbjoh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